es主,其他很杂,是个辣鸡

最近摸鬼…然而写字好累,抖啊抖,我的005还不好用x

去M记,结果还没有老王和小周的卡……QAQ难过的开始摸鱼【?】

原作里蓝河的小细节

他怎么这么棒啊QAQ

沈辞:

没什么条理,就是存一些写蓝河的句子方便回血。虫爹言简意赅但是画面感太强!!!!


河河!你怎么!这么!可爱!


 


-------------------------------------------------------------


【蓝河哭笑不得】


【蓝河语重心长】


【蓝河长出口气】


【蓝河差点吐血】


【蓝河的心忽然一下就软了,人都到了一个一个降低试探的份上了,堂堂蓝溪阁和人为了一个强力珠丝讨价还价,丢不丢人?蓝河当即一拍键盘:“行了,就这么着吧!”】


【蓝河咣当就从椅子上摔下去了】


【叶修只回了一个省略号,却扎的蓝河面红耳赤。这谎的确扯得有够拙劣的,但反正也已经扯了,蓝河也就厚着脸皮死撑:“那就这样了?”】


 【于是蓝河默默地关掉了消息,思前想后,总觉得有些不对。仔细琢磨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


【  “哦?”蓝河也有蹦着看看的冲动,但身为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第十区的会长大人,还是要保持一点身份的,于是淡淡地问着:“怎么聚的?”】


【蓝河有点尴尬,于是厚颜无耻地回答:“嗯,没学。”】


【蓝河悻悻地返回来继续攻击,有心在冰霜赛恩再出大招时来个裂波斩为自己正名,却只恨刚刚说自己裂波斩没学来着。现在突然又用一个,怎么解释?原来不小心什么时候学了没看见?靠,太拙劣了,蓝河随便想想都觉得脸红。】


【“有空常联系,以后多合作。”蓝河有气无力地说。】


【蓝河处理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首先把千成恶意抢怪的事给遮过了,说成了是千成妒忌高手的名气和实力所以来捣乱挑战一般,这就比较容易解释。而且不经意间又表露了一下公会上下对君莫笑的欣赏,马屁拍得都是不动声色的。】


 【吃亏事小,面子事大。】


【居然如此坦白,蓝河风中凌乱了。这让自己怎么回答?继续指责吧,显得自己很不大度很不男人;就这么算了吧,心里憋屈难消啊!蓝河瞬时间有一种被秒杀的感觉。


  还好,这是在消息聊天,是有方式表达自己非常无语的心情的。蓝河飞快回复了一堆省略号以及一个一滴大汗往下流的表情。】


【蓝河吐了口血】


【蓝河揪头发】


【蓝河泪流满面】


【 “我用的就是吸血光剑。”蓝河哭。】


【   “靠,这记录谁要还能破掉,我把键盘吃了。”蓝河说。】


  【16分24秒67的成绩高挂榜单,望着这个成绩蓝河久久无语。正愣着,有消息到,翻开一看是君莫笑:“键盘吃了几个?”
     蓝河泪流满面。他发誓吃键盘的记录赫然只是排在埋骨之地记录榜的第三位,要照这么算,他键盘得吃一对。】


【记录已经抢回来了,君莫笑,这次我不会妥协!蓝河给自己努力打着气。】


【 时间一点一点地走向了凌晨零点,蓝河的心情也是越来越紧张。尤其是从零点二十到三十分这十分钟里,蓝河几乎是什么都没干,只是死盯着信息栏。
    系统突然公告。
    看到“系统”两个前缀词,蓝河已是一惊。
    系统公告:请玩家健康游戏,合理安排时间。
    “靠!差点吓死老子。”蓝河忍不住出声骂着,原来是在半夜里系统时常会自动发布的提醒玩家休息的消息。当然从游戏公司的利益角度,他们肯定恨不得玩家前仆后继地玩死在电脑前,这种虚情假意的提示,若干年前大概还会有玩家觉得温暖,现在也就哄哄新人小白吧!
    十二点三十分,记录未见告破,蓝河稍松了口气,不过他又马上想到:万一对方是十二点十分开始刷的呢?
    于是蓝河又紧张地盯着系统公告。】


  【蓝河觉得君莫笑的行为不失光明正大,所以他相信光明正大去问这个问题,对方也不会不以实相告】


 【   “他说你就相信?”
    “我相信。”蓝河说。】


【  “我只是觉得他人还不错,所以愿意相信他罢了。”蓝河淡淡地说。】


 【 “咳,今天我生日,得早点下,先走一步了,大家玩得开心。”蓝河说着,没有上来帮手,却也没有再围观,和系舟他们像路人似的就这么走过去了。】


【蓝河显然也是明白人,也没去天真。这攻略存在的价值,存在的目的,他在上次的时候就已经全都理清了。】


【虽然之前对方对他给予了高度的信任,蓝河也很想投桃报李。但是作为一会之长,他得为公会负责,他在操纵的并不是他个人的利益,他需要理智,而不是感情用事。】


【“买断的吗?”叶修回道。
    “不是不是,就普通的来一份……”蓝河忙道。
    “好咧,马上打包发到你的邮箱。”叶修回道。
    蓝河有点茫然,为什么忽然之间有种买了一份河粉的感觉呢?】


【蓝河脸有些发烫】


 【蓝河狠掐了一下自己,确实这不是一场梦。而后又是打开聊天记录,细细看了一遍自己有没有眼花。而后又开杀毒软件狠狠扫描了一番,确定并不是电脑中了病毒。然后他就接着石化了,他完全理解不了这是一个什么诡异的思路。】←这段萌瞎我


【但是,五百小白……想到要统率这么一堆家伙,蓝河心下也是狠狠地寒了一把。但是他很快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怎么回事,自己居然在认真考虑这莫名其妙的差事吗?自己可是蓝溪阁第十区的会长啊!跑到别人的公会里当保姆,这算是个什么说法啊!】


【“你给我的这个公会称号是怎么回事啊,什么头号保姆啊!去掉去掉!”】


【蓝河最终甩了甩脑袋,却是不去多想其他,继续单纯地在公会频道里忙碌起来。】


【蓝河的绝色也是参与了挑战守护魔神的角色之一,此时看到兴欣公会频道里一片欢腾的景象,突然很有些成就感。这种感觉,他在蓝溪阁里已经好久没有感觉到了,那里他只是机械地完成着工作。公会新人的数量、对公会满意的程度,就好像是业绩报表一样的东西,死板板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公会的新人们分享过这种很简单的快乐了。他一直行走在高端,日复一日的和一群老鸟冲刺着副本纪录这类高水平的玩艺。游戏的乐趣,在他们这种老手这里,反而变得单调了。】


【蓝河暗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 “老蓝啊!”消息来自于君莫笑。
    “我比你小好不好!”蓝河吐血,叶秋的年龄全荣耀都知道,自己还没他大呢,怎么是成“老蓝”了。
    “哦,小蓝啊!”消息回来,称呼是改了,但蓝河怎么看都还是觉得别扭,但这回也就忍住了,没再计较这个事。】


【 “我……我蓝溪阁那边还一大堆事呢!”蓝河没忍住。虽然蓝溪阁最近其实也没啥大事,但这位老兄这么自然而然地使唤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啊!咱可是卧底!卧底来着!】


【蓝河差点没栽倒】


【“……”除了标点符号,蓝河实在是说不出任何话了。】


【 “……”蓝河真的真的只能标点符号了,这甩手掌柜当的,他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 “你滚!我那是会长号!会长号!!!”蓝河终于没忍住了。之前他一直还是记挂着叶修的职业大神身份,口气上都是比较尊重的。但是,接解越多,越觉得这尊重真的完全没有必要。
    果然没有距离就没有崇拜吗……蓝河在吼了大神之后,突然觉得蛮爽的,有点上瘾。】


【蓝溪阁到底才是他的家,有着很多的朋友,很多的回忆……】


【蓝河回着消息,并带上了个崩溃的表情。】


【   “我靠!!!!!!!!!!!!!!!”蓝河手一哆嗦,直接是打下了连串的叹号。自己怎么就忘了这大招了呢?】


【  “……”蓝河无言以对。】


【 蓝河无语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去和千成先打招呼吗?可这招呼该怎么打?难道告诉千成,一会君莫笑告诉你他是叶秋千万别信,那是个大骗子?】


【“我日!!!!!!!”蓝河手又哆嗦了。想不到最后居然是拿自己当人证,这让自己该怎么说?怎么说?


   “怎么了?”千成消息回得挺快。蓝河刚才一激动,“我日”是发给千成了。
    “君莫笑真不是个东西!”蓝河回道。
    “嗯?他冒充叶秋?”千成问。
    蓝河思想激烈挣扎了一番后,最后终是果断回复:“是的,这个大骗子!”
    “呃……会长,你这么说,不会是怕我因为这个跑去兴欣公会吧?”千成忽然回道。
    “怎么会!”蓝河回得很快,但随后一怔,因为他发现千成说的其实也没有错。
    “因为他这么说……说你肯定不会帮他证实身份,因为你怕我去投奔他……”千成说。
    “这人也太可耻了吧!!!”蓝河彻底要疯掉了。
    “会长……他到底是不是?”千成问。
    “你呢……如果他是,你去不去?”蓝河问。
    久久的平静,终于,消息一闪,蓝河飞快点开,看到千成的回答,就一个字:去。
    “他不是!”蓝河果断回复。
    “会长……”千成已经看出名堂了。
    “好吧……他是叶秋,确实是……不少人都已经知道了,你要去的话,就去吧!”蓝河叹息着回了消息。
    “谢谢会长!”千成带着笑脸一个回复后,下一秒蓝溪阁公会频道里出现提示:玩家千成退出公会。】   


【蓝河已经是连吐槽都没力气了】


 【 “滚!!!!”蓝河咆哮中,当了五天卧底,蓝河的脾气明显暴躁了不少,原因不明……】


【  “老大,你以为我是你派出去的卧底吗!”蓝河那个悲愤啊!】


 【 “我是不是听错了?听起来你们像是俱乐部的老板还是战队的队长似的,打声招呼人就来了?召唤兽啊?”叶修回道。
    蓝河无言以对,泪流满面了。
    “编啊!接着编!”叶修得理不让。
    “……”蓝河只好无敌的省略号回复。
    “哎哟,发现一队人,先忙去了!”叶修突然回道。
    “哪家的!”蓝河也激动了一下。
    “你们家的。”
    “你妹,说好的啊!!”蓝河大惊,这货难道也已经完全进入公会斗争领域,开始玩出尔反尔的把戏了吗?
    “骗你的,是烟雨楼的人。”
    蓝河又吐血了。这不是要去忙了吗,为什么还会这么无聊?】


 【“收工,继续刚才的话题。”叶修这边又和蓝河聊上了。
    “我和你已经无话可说了。”】


【车前子此时心中已经只有两个念头。
    第一,鄙视蓝河。
    第二,怎么逃走。】←乱入一个……车蓝也很萌的(。


【 叶修点了点头,一边往回游一边给蓝河去消息:“不错不错,一次就拉来四人,你挺嘲讽的嘛!”
    “……”蓝河无语中。
    “继续努力啊!”叶修说。
    “……”继续无语中。
    “不用太害怕,水里走位选择多,玩家又大多比较生疏,能多逃一会,我就会赶到了。”叶修说。
    “我练级去了……”蓝河不想说什么了。
    “您忙您忙,有事招呼!”叶修回道。】


【  “怎么?”蓝河照例当然是要问一下。
    “他们不会再捣乱了。”叶修的回答是一样的。
    “捣乱的是你吧?”蓝河却是不像夜度寒潭,有话很敢说。
    “你们先的呀!”叶修说。
    “你先挖人的!”蓝河提醒。
    “我没有啊,我只是说我是叶秋而已,人就自己来了,说真话也不行?”
    蓝河泪流满面,他又败了。】


【 副本内死亡的唯一一点便利,就是玩家复活后是传送到副本门口,不会送回主城复活点让人再重跑一次。此时三人聚首副本门外,一边可怜巴巴地互相安慰着,一边等待着濒危状态的解除,结果蓝河就这时又收到叶修发来有消息:“挂了?”
    蓝河当时就是一愣。这一挂,那边都能知道,难道眼前这两个兄弟中竟然也是对方的人?
    “你怎么知道?”
    “等级榜啊……”】  


【   “哦,那你呢?”叶修问。
    “我去别处转转。”蓝河挺轻松。
    “你就是没队喽?那你不是没事干了,正好去上绝色号带带人啊!”叶修又出主意。
    “滚!我很忙!”蓝河燃了。
    “……”标点大法被叶修给使用了。】


 【“有空上绝色号回来转转啊,公会好多人都很想念你,经常打听你的消息。你看要直接告诉他们绝色就是蓝河,让他们直接来看望蓝河又不太好,毕竟,你是卧底嘛!”叶修说。
    蓝河又是咽了口气。真是好诡异啊!这样替卧底着想的被卧底的一方老大,真是……好诡异啊!蓝河找不出特别的词来形容此时的感觉了。】


【  “你们公会怎么这么弱啊!”叶修说。
    蓝河不语。我们公会在其他BOSS的争夺方面大获全胜,这种事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蓝河心下想着。】


 【 “最近有没有帮忙打理我们兴欣公会啊?”叶修问。
    “偶尔有上上……”这个说起来蓝河都有点尴尬。人家当家的现在都跑到神之领域去了,他却还挺上心的时不时指导一下兴欣公会的工作。不过说起来,这也让蓝河对于卧底工作有了新体验。他觉着,卧底未必一定要把出卖情报当作是本职工作。有时促进一下双方的关系,大家共同繁荣,好像也是一种不错的发展方式。
    “兴欣公会现在怎么样?”叶修问。
    这问题让蓝河很有一些错觉。一个公会的会长,现在在问公会里的卧底公会是什么情况,这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蓝河很像再提醒对方他是卧底,但是想想“我是卧底”这本该是很扬眉吐气的一句台词到他这都已经成了祥林嫂般的念念碎,蓝河就实在没勇气再说这句台词了。】


【 “怎么样,你们那库存的装备有富裕没,先支援我们点?”叶修问着。
    “没有!”蓝河果断回绝。
    “小气。”叶修立即鄙视。
 叶修飞快扫到关键内容,把贡献度的层次按照兴欣公会的程度调整了一下后,飞快就粘贴到兴欣公会的仓库制度里去了。】


【很快,叶修收到蓝河的一条消息:“大神,麻烦把公会名替换一下好吗?辛苦您了。”
    “公会名?”
    “您拿着我们公会的制度,里面有我们的公会名呢,您不觉得应该换一下吗?比如换成兴欣公会什么的。”蓝河牙都快咬碎了。这君莫笑刚换了制度,立刻发公会公告。兴欣公会的玩家跑去看,立刻发现制度中有多处蓝溪阁的字样,这个情报又被蓝溪阁卧底飞快反馈出来,蓝河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咦,这一份好像一不样?”叶修回道。
    “我改了改。”蓝河冷冰冰地回道。
    “不错,比刚才那份强多了。你很有文化嘛!刚才那份谁写得?啰嗦得要死,那么多字,婆婆妈妈的。网络写手都没有那样骗字的!”叶修说。
    “那也是我写的……”蓝河望天。
    “哦……你真的很有文化,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兴欣公会,我们的领导班子就缺有文化的人。”叶修说。
    蓝河狠狠地关闭了聊天窗。】


 【“我靠!”蓝溪阁这边,领队的直接就摔键盘了,“我怎么这么背啊?”】


 【自己有没有这么背啊?
    这货最近不是一直在蛰伏的吗?怎么自己这随随便便掺和一下这种竞争的事务这货就能立刻火速冒出来啊?半路截杀?怎么又是这种没规矩的行为啊!】


【   “咦!这不是那谁的号吗?蓝河最近好吗?”叶修一直就是喊打喊杀的,这次总算有了点打杀以外的问候。
  【“我就是蓝河……”对方恨恨地回了一句。】


【看着斩楼兰的回复,又是一道剑光抹了过来。叶修操纵君莫笑闪开,有些无奈地回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赖皮了啊?”
    赖皮????
    蓝河简直就要狂躁了!这是什么评价啊?现在大家在抢BOSS,你这家伙把局面搅得一团乱,我来攻击你是完全清醒而且正确的思路,怎么就叫赖皮了?】


【“那么今晚肯定不会有队伍完成什么首杀了吧?”入夜寒这话刚说完,同在队中的蓝河心中,立刻就想到了某个家伙……他是在练级,还是在刷副本呢?】


【……是那个家伙啊……蓝河下意识地追逐了一下某个身影。从新区新号,再到现在,君莫笑……装备依然是那么五颜六色混搭夺目啊!而他现在的对手,再也不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公会精英了,而是黄少天,是王杰希,是这些站在荣耀顶端的人物。
    妈的,就该这样啊!整天欺负我们算是个什么事啊?
    蓝河想到这里不由地有点愤然。可是再一细看,黄少天王杰希什么的上去,场面好像也挺落魄啊?】


【“你哪家的?” “我……中草堂的。”】


 【  “哦,真卑鄙啊,居然想偷别人家养成的鬼怪?”叶修说。
    “你不也是?”蓝河一边吐血一边反问,好久不见,大神无耻的风范依然是当初的神韵呐!
    “哈哈,其实我已经抢到了一个,你猜我是怎么做到的?”叶修说。
    “怎么做到的?”蓝河一怔,难道大神要传授什么高招。
    “路过,就拣到了,真是好运!”叶修说着,发了一个挑大拇指的表情顶到君莫笑头上。
    蓝河忍住一剑劈他剑上的冲动,干笑了两声:“真是好运。”】


【  “看来我们可以在这里大干一场了。”君莫笑走了过来,对蓝河说着。
    我们?蓝河就纳了闷了,谁和你“我们”啊?】




 

发现有一个跳妹没扔出来过x【很喜欢街霸跳啊…】【躺】

新的记作业本因为是红色边,然后……【毫无关联好吗】……全场最佳是两把枪……【意外的弯了】啊我不管了【躺】

别问我手抄报为什么要画这个……画完发现可以凑彩虹……嗯,一群gay佬【不】
对不起子休……纸划坏了